最新消息

好友人數

Grooms Cake 

打從有記憶以來,我就沒做過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也沒談過什麼轟轟烈烈的戀愛,更沒遇過什麼轟轟烈烈的奇遇,唯一能夠堪稱得上轟轟烈烈的我想只有新婚之夜那一晚。

我本身並不是個十分抗拒排斥浪漫的人,也不是個盲目追尋浪漫的人,只要條件允許,難度不要太高、風險不要太大、費用不要太貴…等的先決條件下,一點點小浪漫倒也可以接受。然而大多數的浪漫情境,都有花大錢、高危錢和欠人情的特質。在與本身所要求的理財觀、價值觀、成本比、風險比是背道而馳,因此我也就離浪漫越來越遠了…。

那一天,跟一位朋友,K小姐一起出門去喝咖啡。我們選了一家非連鎖的咖啡店,而是有自己風格的店。各自點好飲料,讓服務生把菜單收去,我伸出手拿起水杯,正準備要喝的時候,卻聽見對面K小姐發出像殺豬般的唉嚎『為什麼我的男朋友那麼不…浪…漫…』最後三個字還特別拉長了音,像極了早期鬼片演的古時候含冤而死的女鬼,有著極深的怨念,每次一出場就說『還…我…命…來…』。

「唔??怎麼了??為什麼這麼說??」我喝了一口水問。

『就每次C先生都很不浪漫,愛潑我冷水。像有一次去看電影,明明演的很感人,我已經哭的稀瀝花啦,他卻說那些橋段不合邏輯,沒什麼好哭的;有的時候在家看電視劇,劇中的女主角很可憐,我也是一樣哭到淚如雨下,結果他只是淡淡地說,這部戲過度美化與包裝了。甚至有一次,我們一起去餐廳吃飯,吃到一半,隔壁桌在上演求婚記,蠟燭、鮮花、煙花、鑽戒輪番上陣,我看得好興奮,他只是偶爾抬起頭看了幾眼,又默默的繼續吃飯。最誇張的是,有一次情人節時我提議要去吃情人節大餐,他卻說,情人節當天人很多不要去人擠人,要吃改天再去。我聽完真的是很生氣,真的很悶耶!!』握著拳頭的手還上下晃了兩下。

「謝謝,」我轉頭對送上咖啡的服務生說。再轉回去對K小姐說,「的確,被潑冷水是很不好受,但他應該不是故意要潑妳冷水。或許只是單純的覺得電影不切實際、電視不夠感人、不想出門去人擠人這樣子而已,又不是跟妳有什麼深仇大恨幹嘛沒事去潑妳冷水…。下次妳可以請他介紹幾部他覺得好看、有感覺的電影電視,讓妳看看,這樣子妳就會知道他的層次是在哪裏了。不過,話又說回來,浪漫又不是什麼好東西,妳又何必那麼在乎呢??」我順勢品嚐了一口咖啡。

『浪漫不是什麼好東西??』她臉上掛滿著問號重覆我說的話。

「浪漫不是好東西。」我用肯定句再強調一次,接著說,「幾個浪漫的例子,舉凡豪華的燭光晚餐、精心挑選的禮物、99支芳香鮮花…等,這些東西背後隱藏的就是錢.錢.錢。有錢的話,才能去吃大餐、挑禮物、買鮮花、看電影…等。所以說有錢就有浪漫,沒錢一切免談。浪漫跟高花費幾乎可以劃上等號,浪漫的感受度也跟花出去的錢成正比。就好比說,去吃熱炒99還是吃王品牛排,妳覺得哪一個比較浪漫;生日時收到Hang Ten的衣服還是收到LV的限量包包,哪一個比較能讓妳感動;即使東西都一樣,但仍由花較多錢的東西勝出,就像送妳1朵玫瑰花跟送妳999朵玫瑰花相比。我相信妳所選的都是後者,後者才有符合所謂的浪漫。或者可以說,浪漫有著高消費、高風險、低回收的的特質。如果有銀行推出一檔高成本、高風險、低報酬的基金,妳會買嗎??」

她搖搖頭說,『傻瓜才會買。』

我笑笑的說,「偏偏妳們女人最愛我們男人當傻瓜。」我頓了頓,然後繼續接著說,「而且不僅如此,浪漫還具有危險的特質。」

『危險??!!』她睜大眼睛的反問。

「是呀。撇開汽車旅館不談,晚上情侶最喜歡去哪些地方製造浪漫??要嘛就是山上看月亮數星星,不嘛就是海邊牽手散步,再不然就是公園坐著聊天。可是,妳有沒有想過,妳去山上的時候,可能會遇到飆車族把妳男朋友砍成重傷;妳去海邊的時候,可能會遇到兄弟流氓跟你們抽戀愛稅;在公園也可能會遇到流浪漢想要非禮妳。這些都是追隨浪漫可能會帶來的傷害。」

我搔了搔頭髮繼續說,「像昨天還是前天,報紙上不就有登,“交大生搞浪漫火燒旅館”。那位交大生,為了搞浪漫,用蠟燭在床上排字示愛,結果呢,差一點整間旅館燒掉,還造成其他住客的困擾。SEE,這就是一個活生生浪漫 = 危險的例子。如果不要搞浪漫,不要玩那麼大,不要點蠟燭,大家進到房間,安份守己,做自己該做的事,又怎麼會火燒旅館呢??再說一個血淋淋的例子,記得幾年前,新竹不是有一對情侶,去海邊看夜景,結果不幸遇到飆車族,男的就活活的被亂棍打死。這個新聞事件妳還記得嗎??當時還震驚整個台灣呢。所以說啊,少一分浪漫,多一分安全。」

『……唉……』她嘆了口氣,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的喝著手中的咖啡。

我端起了咖啡,啜了一口,彼此都沉默了一段時間。最後,我打破沉默,「我還聽過一個更可怕的浪漫故事,要不要聽??」

『好吧,你說說看,反正已經被你洗腦洗的頭昏腦漲,不在乎多那麼一個。』她慍慍的道,放下了勾在手指頭上的咖啡杯。

「有一位高中男生,為了追一位同班的女生,請每個同班同學,在她生日那天,送一枝玫瑰花到她手上,並對她說:『請答應他』。一開始,女主角還很莫名奇妙想說,答應他??是要答應什麼??直至最後那個男生最後捧著一大束花送到她手上,並問她說:『請妳當我女朋友,好嗎??』這時女主角才懂了。或許妳聽起來很浪漫,我倒覺得很恐怖。首先,這個男生花了大筆的錢買花,花錢這一點,我剛剛有說過,就不再重覆。而他不但花錢,他還欠了全班的人情,因為他請全班幫了他的忙。人情債是最難還的,所以希望這位高中男生,今後幾年的高中生活,一帆風順,有著絕對好運,班上的同學沒一個會開口請他幫忙做打掃工作、抄寫作業、整理重點、領取便當或借錢,不然他只要隨便拒絕一個同學的請求,馬上就落得忘恩負義、重色輕友的臭名了。還有,這位高中男生這麼做的風險太大了。因為不管他今天有沒有追到,他很難在同班再另外找到一個會願意接受他的,後來的那一個一定會比較“當時他有請全班送花給她,而我呢??”“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就不及她嗎??”“如果是這樣,又何必追我呢??”其實搞這麼大陣仗幹嘛…,又不是選舉,還動員全班咧…。」

她緊接著問,『所以,那位女高中生後來有答應他,跟他在一起嗎??』

「很不幸的,沒有。他被私底下婉拒了。」

『啊…怎麼會這樣…好可惜哦…。』

「可惜??!!怎麼會可惜。故事的發展感覺一開始就是朝被拒絕的方向走,所以這樣子的結果是可以預見的。即使,真的這個女生答應他了,那也只是因為那樣的氛圍下,在全班同學的眼光中,不忍傷害男同學的心或讓他難堪,所以才做出如此不得已的決定。她這樣子的決定,極有可能晚間一通電話,就跟那男生分了。」

『難道女生就不能享有那麼一丁點的浪漫嗎??』

「當然可以呀,只是人都是貪心的。很多時候,人都不知道要適可而止,而任由自己的胃口一再地被養大,大的沒完沒了,大到最後像隻餵不飽的怪物。再來做一個假設,這次不要用妳做比喻,就用我自己好了。假如我今年生日的那天,回到家發現燈光全暗的,打開電燈的瞬間,所有的親朋好友統統一湧而上大喊『SURPRISE!!』,我一定會覺得莫大的驚訝與歡喜。如果明年,同樣的情況,我可能會心底有個底了,驚喜感也就沒有今年的強烈了;如果到了第三年,還是同樣的手法,那就真讓人覺得是老梗;到了第十年,還在用這個梗的話,我可能連家都不想回了。同樣的一件事,因為經歷的次數多了,所以感覺也沒有第一次來的感動,最後甚至造成“不回家”這種反效果。與其最後會變成這種反效果,那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有這些浪漫,那我反而還會乖乖回家不是嗎。而且,人們總是為了追求那“第一次的感動”,也就不知不覺越玩越大,錢也越花越多,所要涉及到的層面也越來越廣,參與的人員也越來越雜。就像剛剛提過的高中男生,如果他真的追到了,我不知道他要如何來為他的女朋友製造下一次的浪漫感動呢…;而且,他的女朋友還會再為一些小事感動嗎??如果,他自己本身沒有再創造出更讓她感動的浪漫時,他跟她還可以維持下去嗎??又或者他自從那次之後,就再也沒有浪漫的舉動時,那麼她又會怎麼想??我想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負面的。那個高中女生將不再輕易為一點小浪漫而感動,因為她的胃口已被養的太大了。還很有可能抱怨那男生追到她之後,就不再對她用心,讓她感動了…。所以囉,沒有在一起也是好的。有的時候,我也會回過頭來想,浪漫真的可以幫男生追到女孩子嗎??如果可以的話,主角就是浪漫本身這件事,而不是追求者了。所以,換個角度來看,不管是誰,只要做了這個浪漫,就可以贏得美人心。」

『喂喂喂,你這麼說就太瞧不起女生了哦~~。我們也是會看人的好不好。』聽到這裏,她終於忍不住出聲反駁。

「是是是,真是抱歉,那畢竟只是我無聊時候,自己打腦仗所想出來的東西。不過,有人說,浪漫是感情裏頭的必要之惡,這點我也不能認同。就我所知,我認識的人裏頭,還是有人以非常理性的方式去談戀愛、過婚姻生活,且他們的感情也不見得因此反而更差。而且,老一輩的人,像我阿公阿嬤、爸爸媽媽,不論是在他們年輕的那個年代,還是在近來這幾年,他們都不曾追尋過浪漫,也很慶幸地,到目前都還沒離婚。反而是我們這個努力追求浪漫、製造浪漫的世代,擁有著居高不少的離婚率…。數字會說話,李昌鈺博士也說『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如果浪漫對感情是有利的、是有益的、是可以讓相愛的兩人長相廝守的靈丹、是可以幫助兩人的感情至死不渝的妙藥,那麼在浪漫盛行的這幾個年頭,應該有著最低的離婚率,不是嗎??可是,事實卻不是如此哦,台灣的離婚率可是每年在往上攀昇呢。當然,無法證明“越浪漫等於離婚率越高”或“越不浪漫等於離婚率越低”,但至少可以導出“浪漫程度”與“離婚率”的correlation(相互關係),至少可以知道兩者的關係是成正比的。因此,妳要是想要讓感情長長久久,不也應該開始“不浪漫”嗎??」

她努力的搖搖頭,好像要把我說的話從腦海裏甩開一樣,『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我…我只是一時想不到更好的解釋,但不代表你就是對的…。那你呢??你就都不浪漫??你就從來沒做過那些浪漫的事??』

我裂嘴的笑著,「哈哈,我??我當然有做過,好歹我也年輕過。那些讀書時期,同窗們口耳相傳的浪漫絕招,我也試過一兩招,不過最後總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敗陣下來。像我這種窮苦人家,每個月努力奉行馬總統的22K方案…」

她尖叫了一聲,打斷了我的說話,『你22K??!!』

我沒理她,繼續「一餐要吃掉我十分之一的薪水,一個禮物要花掉我另外的五分之一,這筆錢叫我怎麼砸的下去,當然就跟浪漫無緣囉。浪漫是有錢人的特權,不是像我這種窮小子能支配的。古有明鑑,周幽王為了追褒姒,等不到101的浪漫煙火,乾脆自己下令點燃烽火,褒姒看了就對他笑了,也就讓他給追到了。電影【麻雀變鳳凰】可說是浪漫愛情電影的代表作,裏頭李察吉爾如果不是商業鉅子,他就不會召妓,也就不會認識茱莉亞蘿勃茲,更不可能有機會帶她上高級餐廳;港片【與龍共舞】,劉德華如果不是成功的企業家,他也就沒辦法包下整個德國工廠幫張敏再製造一副一模一樣的眼鏡了…。妳看看,他們不是貴為皇帝就是尊為商業鉅子,要有跟他們相同的財力權力,才能創造出人人稱羨的浪漫。身為貪賤百姓的我只有百事哀的份。」

她點點頭的說,『呵呵,你很瞎耶~~。』她低著頭攪伴著所剩無幾的咖啡,淡淡的說,『原來你們都不喜歡浪漫啊…。』

「沒有什麼喜不喜歡啦,只是能力的問題。而且,我們追求的另一種形式的浪漫。」

『另一種形式??』

「對呀。剛剛提到的浪漫都是物質上的,追尋物質上的浪漫,猶如飲鴆止渴,飲用時雖然能夠時暫時地滿足自己要的那種被人疼愛呵護寵愛的渴望,但最後葬送的卻是自己戀情。我們要追求的是更高層面的東西,是精神上的浪漫。當然,妳也可以說我們這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酸葡萄心理。可是話說回來,妳不覺得那些會去吃情人餐、穿情人裝的成雙成對的戀人,似乎都急欲向旁人證明說,“看,我們是非常幸福的一對唷”。如果真的很幸福,又何需急著去證明;如果已經不幸福了,證明這些又有什麼用。所以,我們應該追尋精神上、心靈上的浪漫,是那種只要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就覺得浪漫、只要看到喜歡的人就覺得幸福、只要跟喜歡的人說話就會高興到掉眼淚的那種浪漫。」

『你說的更夢幻吧??!!真的有人達到這種境界嗎??』

我微笑地說,「C先生吧。」並把手上的咖啡一飲而盡,「我差不多該走了。」

她快速的從我右手邊拿起帳單,『這一杯,我請你。』

我笑笑的說,「那有什麼問題,難怪剛剛覺得這間的咖啡特別好喝。」

她白了我一眼,『好喝是因為喝免費的,不是因為老闆煮的特別好的關係…』

 

買完單走到門口,她反而跟我說了聲謝謝。我禮貌性地回了句不客氣,並提醒她,最好改一改自己的觀念,不然很快地,她可能又會打給我了…。

 

 

註:鴆,是一種毒鳥,其羽毛有劇毒。亦解釋為毒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 的頭像
Peter

記帳記錄決策行為

Pe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ndy
  • 寫得太好了~借我轉載嚕^^
    謝謝!
  • 謝謝~~
    只要註明出處,歡迎自由轉載~~ ^^

    Peter 於 2011/06/01 12:1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