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pping

『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我的爸爸不是個漁夫,也不會捕魚、更不會吃魚,因為他吃素。我出生在小康家庭,家庭成員有一個哥哥、一個妹妹還有一個爸爸跟一個媽媽。『誰起的早?誰起的早?媽媽早起忙打掃。』我媽媽通常都是最早起的,但她早起不是要打掃。她起床後會費九牛二虎之力把我們挖起來,然後再帶我們去上學。『誰起的早?誰起的早?爸爸早起忙看報。』我爸早起有沒有忙看報,這我不曉得,因為他起床的時間我都在學校了。我爸爸他是個代書,做一點小生意。他每天都很辛苦的工作,每天都忙的焦頭爛鵝。而且他是個負責任的好爸爸,常常只要客戶有問題,他就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刺去為對方處理。我爸爸對我們很好,每天努力工作、賺錢養家,除了個性有點急,常常都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對於我們的課業,我爸爸要求很嚴格,但品行的要求更嚴格。我記得有一次我說謊被抓包,雖然跟電視上的政客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但還是被狠狠地臭罵了一頓,並罰跪一個小時,跪到我快要變成殘障人士他才放過我一馬。雖然我爸爸對我很兇狠,但老師的諄諄教誨,教導我要寬恕別人,因此我也就沒關係了,我還是會很尊敬我爸爸的。以上我的作文題目:我的爸爸。謝謝老師。

上述這篇是彷國小學生寫出來的,畢竟我讀國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雖然很努力的揣摩,但還是無法做到100%擬真。這時只能皺起八字眉,目光移向飄渺的遠方,嘆口氣,說一句老梗,『我回不去了。』

 

===================∵∴☆★這是長大版的分隔線★☆∴∵===================

 

P爸是個平凡的爸爸,外人看他覺得他很好相處,每天都笑呵呵的、沒什麼脾氣。這是長期在社會打滾訓練出來的職業病還是天生個性本來就是如此,也沒人說的準。唯一一點確定的是,我從小到大,沒被我爸打過。倒也不是說,在家庭角色扮演裏頭,我爸扮白臉、我媽扮黑臉,所以我爸才沒打我。因為我哥有被打過、我也有被我爸罵過,所以“扮白臉”這件事就不成立。

我讀大學時,修過兒童心理學的學分。其中一堂課,教父母不要打小孩,因為打小孩是在宣洩是自己的脾氣,而且,一旦開打之後,往後的日子裏,很容易因為一點小事情,就想要用打的來解決。對小孩子心理層面造成的負面影響,更遠勝於生理上皮肉之痛。小孩子被打以後,日後再回問他們,為何被打,他們往往不記得被打的原因。他們不明白自己做錯什麼,即使明白了,也無法記那麼久。他們唯一記得的事,就是被打。還有一點,“打小孩”與“不打小孩”是會傳承的。常被打的小孩,長大結婚有小孩後,依然會承襲父母那一套,繼續在自己的小孩身上,揮動那根愛的小手。沒被打的小孩,長大結婚有小孩後,在遇到自己的小朋友做錯事時,會想到“小時候我做錯比這個更嚴重的事,我爸媽也沒打過我”,於是也就更不會對小朋友動手動腳的了。

我爸是從小到大沒打過我,但我還是會打小孩。在傳承的機率上,我當了分母的一員。我沒能學以致用,我慚對我所學…。

在職場上,P爸是個普通的商人,沒什麼特別傑出的豐功偉業。辦公室有掛一張蘇貞昌頌獎給他的合照,雖然相片本身已有點泛黃且佈滿灰塵,但他本人堅持還是要繼續懸掛。至於是頌什麼獎,據他本人說,是頌給台北縣的傑出企業。說的時候,臉上可充滿著自信的笑容。但我總覺得頌獎原因不單純,目前可歸納出兩點合理的解釋,一、是頌給所有登記在台北縣的合法(傑出)企業;二、是叫錢嫂去買回來的。其實倒也不是故意真的要這麼唱衰他,只是當年他在東征西討打天下時,我全都沒參與到。我人在國外,壓根兒不曉得台灣發生了什麼事。再加上他又老愛吹噓,常常跟P爸開車下南部時,他就會開始訴說著當年的英勇事蹟。舉凡汐止科學園區的廠商、土城工業區的工廠、台北信義區的公司,都是他滔滔不絕、一直重覆的壯舉。如果說,好漢不提當年勇,那麼提當年勇者非好漢囉??我常常都會這樣子反向思考著。

當然如果只是他自己說,那我倒會聽聽就算了。可是連認識他的朋友、長久配合的客戶,都常常對我這麼說,『你爸很會賺錢』、『你爸賺很多錢』這一類的話。但我從來都沒看到錢。甚至有些人會說『你爸很會投資做生意』,這更是一大諷刺,因為最近他投資的某個事業才剛剛倒掉收起來了…。說實在的,我真認為經濟部或經濟發展局之類的主管機關,應該也頌個獎給他,因為他剌激了經濟發展,創造了許多就業機會,降低了失業率。在這一方,P爸真的是功不可沒。至於P爸的功蹟,那些很會投資、很有錢的形容詞,還是聽過就算了罷。只是偶爾還是會希望,可以像電影《大智若魚》那樣,到最後發現P爸說的、做的一切都是真的。

熟人看他會覺得他很市劊,我看他覺得他真的是一個老奸巨滑的商人。別誤會,“老奸巨滑”可不是在罵人,對於一個商人來說,這可是至高無上的讚美。俗話說,無奸不商;要從商就是要奸。我小時候,還沒出社會前,還曾經在心中很努力的告誡自己,一定不可以變成像他那樣現實的人,不論工作再久,也要再保一顆赤子之心。可是現在我已經變成看事情通常都是最大利益論。赤子是什麼,我不懂,我只知道金子壹錢肆仟多。

寫了這麼一篇不知道是褒還是眨的東西,其實最主要的只有後面這句話,祝全天下的新手爸爸、老鳥爸爸、準爸爸,父親節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 的頭像
Peter

記帳記錄決策行為

Pe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