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好友人數

WLW-UNATTACHED  

  我很少在看電視。家裏雖然有電視,但我一個月坐在電視前面的時間,大概不超過一個小時。同樣地,我也不會利用電腦或平板來看電視,總覺得電視雖然很多台,但轉來轉去,好看的沒半台。而且,不管怎麼演,怎麼播,就是不斷的重覆重覆,一直給你洗腦洗腦,感覺好像跳針跳針,然後就會想叫姐姐姐姐。

  不過,雖然不常看電視,對於最近發生的重大事件,還是略有所聞。從菲律賓開槍射我方漁船、洪姓士兵被虐死、美國可能出兵或台灣哪幾個縣市放颱風假,雖然不能洞悉整個事件,但大致上也了解的差不多。其中也滿能體會廣達興號的家屬及洪姓士兵的親友的無力及無奈,因為,他們是自家對上國家,小蝦米對上大鯨魚,在一整個地位、經濟、消息、人脈…等,各種資源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下,來做抗爭。被害者家屬只要是一個真相、一個解釋、一個道歉,卻比登天還難。令人心有戚戚焉。他們的感受,也頗能感同身受。

  自己的經驗來說,跟國家級的單位交手過幾次,對手不是國防部,而是相差無幾的國稅局。偶爾也會跟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照照面,不然就是國立博物院逛一逛,再不然就是常常要跟國營事業消費,搞到自己窮到只能嗑國民便當。

  我自己覺得跟國家級的單位溝通是很辛苦的。因為通常面對的都是第一線人員,而這些人員通常不具決策能力,甚至即使有權限的話,也要告訴你他們要問過上級的意思。重點是,他們還不會馬上去問,他們是用這句話來搪塞你之後,就回到他想取得的東西上繼續打轉。

  事情的始末是這樣子的。有一位老闆H,他有兩間公司,A公司自民國88年起就沒在管了,沒辦停業、沒辦解散,就任意棄之於不顧。另一間B公司還有在營業,是由我幫他服務處理的,生意雖比不上往常,但也還過得下去。而那一間被遺忘的A公司,在事隔八年後的某一天,收到經濟部的通知命令解散公文。H老闆想說,與其被命令,不如自己先處理,所以他就委託我幫他把A公司處理掉。可是,這其中有個難處。因為A公司不是我的客戶,所以我沒有任何資料。雖然H老闆口口聲聲宣稱A公司從頭到尾都是我們家幫他處理的,可是從最後棄於不顧的時間到現在已經過了八年。在這八年中,我們公司的主機換了、軟體換了、工作站更新了、資料庫也大掃除過了,所以完全找不到任何跟A公司有關的資料。沒辦法,怕影響到日後B公司跟我們合作的默契,只好想辦法幫他處理。我跟他要了A公司的大小章,幫他申請公司證明文件、稅籍資料抄錄,開始公司資格重建、稅籍資料重整,尤其在收到國稅局回覆說已無資料可提供後,更加大膽的放手去做了,並順利完成決清算申報。

  沒想到這才是惡夢的開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 的頭像
Peter

記帳記錄決策行為

Pe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同行
  • 怎麼後面沒有繼續寫了
    還滿好奇後續發展
    復查我沒有辦過
    也不想碰到XD
  • 呵~~其實大綱有寫出來,只是沒修正,也沒貼,所以就一直放到現在…
    有機會可以來交流一下

    Peter 於 2013/12/16 22:2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