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好友人數

6801

“指責人民有眼無珠的,往往就是那些蒙住眼睛的人。”-- 彌爾頓

6802

  新北市政府在市中心外圍的地方,規劃了好幾區的工業區,提供需要的公司行號做工廠使用。聽說在台灣早期經濟起飛的年代,工業區裏的每一間工廠,都是從早做到晚,機器運轉24小時沒停過。只要走進工業區,就是聽到機器發出很規律的“叩、叩、叩”、“砰、砰、砰”、“噠、噠、噠”的聲音,那時候的工業區真的可以用“百家爭嗚”來形容。

  今非昔比,如今的工業區充斥著高閒置率。受到產業西進的影響,很多廠房是鐵門深鎖,任由“租售”的招牌在風中飄搖,以往那種機器吵雜的生氣不再,只剩幾隻野狗懶洋洋的趴在角落。現在的工業區有了工作時間上的規定、噪音污染的限制、環境清潔的要求,適合居住的條件大大提昇,因此有些廠商直接把工廠改成住家,房子弄得比陽明山上的別墅還舒服。

  我直接把摩托車斜停在工廠門口,安全帽一掛,立刻小跑步進去。

  60坪大的廠房,一字排開的作業機具,兩條生產線,如今只有H老闆在苦撐。看到整個作業空間堆滿雜物、作業環境雜亂無章,就不難猜出,已經有許久一段日子沒有開機上工了。原來整排的吊燈,現在也只需要開一盞小檯燈就已足夠應付。

  看到我快步進來,H老闆放下報紙,站了起來,『你來啦。』

  「是,老闆好」做人的基本禮貌還是要有。

  他從桌上的綠色塑膠軟塾下,抽出一封信,交給我,『喏,自己拿去看。』

6803

6804

6805

  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H老闆沒看錯,真的對舊A公司課稅。看完這洋洋灑灑的三張公文,裏頭全是廢話,重點只有在 18,000,000 和 2,000,000 這兩個數字而已。我現在只希望是我自己看錯…看到這兩個數字,我的嘴脣應該比手上的白紙還白,臉色也比綠色保護塾還青。

  我倒吸一口涼氣,故作鎮定的說,「應該是有什麼地方弄錯了,我明天早上過去拜訪一下承辦人員。」

  H老闆酸酸地說,『是她弄錯,還是你弄錯?』

  「我覺得是她弄錯…」,我輕輕地說,雖然我也覺得H老闆有錯,但我想,現在實在不是一個好時間來指出他的錯誤。

  『她怎麼弄錯,你說說看。』,H老闆狐疑的說。

  「因為我不確定她這個庫存及固定資產的資料是怎麼來的,所以要再跟對方確認。」

  『對,你明天最好跟對方問清楚,不然你就要倒大楣了。辦個公司解散辦的“2266”,到底是會辦不會辦。生目珠以來,沒看過有人這樣子辦事。告訴你,我聽我同行、我朋友、甚至是附近左鄰右舍,大家都說是你們不會辦、弄錯了,才會被國稅局查帳,不然,都嘛是領退稅或免繳稅。』H老闆抱怨的說道。

  H老闆繼續唸,『當初問你會不會辦,還跟我說會;有沒有在辦,還跟我說有。然後還收了一筆註銷費用,辦成這樣還好意思收錢?!嘿,我跟你說,客戶委託我工廠生產的東西,要是沒有達到他的標準,我是要自己認賠的,哪有可能還厚著臉皮請款。這樣的意思你懂嗎?」

  他的話,像兩顆打火石一樣,一直在我耳邊咔擦、咔擦、咔擦磨擦,想要點起我心中的怒火。

  我把公文折好,收進公事包,用平常的語氣說,「H老闆,你說的話,意義太深我不懂,我只知道要做好我份內的工作,並視實際工作內容收取勞務費。依據你提供的資料,不論是哪一家,甚至是台灣前四大事務所來做,結果都會是跟現在一樣。而且你你記不記得,從一開始你委託我幫你辦解散,我就一直問你原始資料的下落。那時候我問你,結算申報書在哪?你說沒有。帳簿憑證在哪?也沒有。變更登記表?沒有。公司章程?沒有。原始印鑑?沒有。唯一有的,就是一組八位數字的統一編號。」

  『我沒有資料沒關係呀,因為你有呀。我們家的帳一直都是你在處理的。』

  「這個應該不可能,因為我們公司主機的資料庫裏頭,並沒有任何關於A公司的資料。雖說公司的軟硬體設備已於三年前更新過,但只要還是跟我們有往來的,我們都有把資料完整的遷移過來。至於不常往來的,只要給我們服務過,也一樣會幫他們保存資料十年。剩下的就是那些只報過幾次營業稅,然後就失聯找不到人,那種的話,很抱歉我只能放棄。我懷疑A公司就是符合這種條件的。不然,只要是我們的客戶,就算沒再繼續給我記帳,但在結束委託記帳關係前,每一個年度是都會收到我們幫你們整理好的公司一整年稅籍申報資料,所以資料最後一定會回到客戶那邊。」

  『嘿!你奇怪耶,就跟你說沒有,統統沒資料。你是聽不懂哦。現在還來跟我“歡”這個。』

  「對,沒錯,就是因為你跟我說,你都沒資料,叫我想辦法處理掉,我才幫你做的。我還一直耳提面命的跟你說有資料有有資料的申報方式、沒資料有沒資料的申報方式,有資料但都是零的話,又是不一樣的狀況。然後,那時候你怎麼說,你還記得嗎?你說就把那間公司當作是沒資料的公司來申報,反正你、我、國稅局,大家都沒資料,也無從查起。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要你慎重考慮,仔細想清楚再申報,不然一旦弄錯就會被罰,是很嚴重且麻煩的事。結果呢?」

  雖然丟了一個問題給他,但不給他回答的機會,我又繼續開口說,「結果,你說,『就算錯了,罰也是罰公司,你怕什麼?現在的年輕人是怎麼啦?這麼沒擔當。這樣子我怎麼敢把另一間公司的帳繼續交給你處理?!』」

  H老闆依舊沒回答,但也沒翻臉,只是臉色越來越凝重。

  「我尊重你的決定,依照你的要求,用沒資料的方式申報。我一切都照規定來走。你說你沒資料,國稅局也說沒有,我這邊更加不可能有,所以就按照沒資料的方式申報。結果,現在國稅局查到你公司帳上還有庫存跟固定資產,當然要發公文找你去問呀。」

  『哪有什麼庫存!哪有什麼固定資產!十幾、二十年前的東西哪有可能留到現在?!還有使用嗎?!早就已經清的清、丟的丟了,一件不剩。』H老闆解釋的說。

  「不管是清了、丟了、賣了、送了、用了、不見了,統統都是視為銷售,要開立發票。」

  『哪有發票可以開?而且要開給誰?』

  「其實,只要帶解散公文去申請,還是會給你發票使用,讓你把存貨開一開、賣一賣,稅金繳一繳。而且要是開二聯式的發票,根本也不用管開給誰。就像你去便利商店買東西,有店員要求你留資料的嗎?」

  『可是當初的那些東西,不是丟了,就是讓回收車載走了。為什麼還要繳稅?』

  「這些都是“視為銷售”。當初你用公司的名義,進那些貨、生財器具、機械設備,國稅局讓你抵稅。現在你公司要結束了,那些東西還是有價值,當然要開立發票,把稅金繳還給國稅局。」

  『哪有什麼價值!都早就丟了!』H老闆激動地說著。

  一直在物品的流向打轉,H老闆反而越聽越火。我只好換個方式來解釋。

  「老闆,你不要去管現在東西到底在哪裏還是有什麼東西剩下。你把物品跟稅金,分開來想。物品是方的、圓的、尖的、細的,還是鐵板、螺絲、五金、工具、車子、房子,不管是什麼,現在在哪裏,都不要去管它。我們只要去管稅金就好了。只要知道,當初拿這些東西的發票來抵稅,現在要還給國稅局就是了。」

  『啊?!要還哦?』H老闆不甘願的問。

  「要還。」

  『為什麼?』

  「因為稅法規定的。」

  過了一會,H老闆又繼續問,『那你那時候為什麼沒有通知我要開發票?要繳稅?』

  「因為我壓根兒不知道您的帳上有什麼東西呀,所以也就不會通知你要開發票。既然沒有開發票,當然更不會去繳到稅呀。」

  又過了好一會,H老闆才又開口問,『那現在怎麼辦?』

  「現在,可以的話,請把A公司的營運狀況,一一說給我聽,讓我知道,有紙本文件的話更好。」

  『A公司、B公司,都是一樣的公司,一樣的經營方式。當初弄兩家只是為了分散所得而已…。』

  「好,我明天早上會先過去拜訪稅務員,只是,不要太樂觀。我覺得這次國稅局會要求你繳很多,老闆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我先提醒他。

  當我還想再繼續說些什麼時,只見H老闆像洩了氣一樣,整個人攤坐在椅子上,揮揮手,示意要我先離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 的頭像
Peter

記帳記錄決策行為

Pe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