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79》 我們都需要勇氣來面對創業難題提到,我們都需要勇氣去面對未知的未來。什麼是勇氣?少了勇氣又會如何?

   

生活的勇氣在於如何對眼前的情況做出評估,並採取行動。

   

有個實驗充分說明這個情況:研究中,把受試者曝置於可怕的噪音下。其中一組受試者可以按一個鈕,就把噪音關掉,但另一組對於噪音毫無辦法。接著,把所有受試者依序帶進同一房間,房裏有個把手可以把噪音關掉。那些先前可以關掉吵雜噪音的受試者,很快就能找到這個把手。相反的,之前只能任憑噪意擺佈的受試者在這裏也順從於命運,根本不去嘗試壓下把手。這些在實驗裏採取消極態度的人,之後也靜靜坐在角落。而當他們被要求去比賽,他們絲毫沒有想要贏的念頭。沮喪的人連安安靜靜解簽簡單的字謎都做不太到。他們在每一方面都覺得無助,而也表現出這樣的行為舉止。

   

這樣的例子有沒有很熟悉?我們把受試者替換成勞工再重覆一次。社會上,有些產業把勞工安置於惡劣的工作環境下。其中一群人可以走上街頭,就爭取到自己的權益。但另一群人,對於惡劣的工作環境則逆來順受。時光飛逝,當所有的勞工換了工作,新的工作一樣充滿不平等待遇。那些先前有走過街頭的勞工,很快就會再次走上街頭。相反的,那些採取逆來順受全聽公司擺佈的勞工,則一樣不會去試著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這些在工作上採取消極態度的人,之後也只是靜靜的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而當他們被要求去跟同部門、跨部門或對手公司做競爭時,他們也不會有想要贏的念頭。沮喪的人甚至連自己份內的工作都做不好。

   

資方提供惡劣的勞動條件,導致勞方心情沮喪,這對勞資雙方來說,都是個雙輸的局面。只是勞動條件的好與壞,這個太過於主觀,我們很難去判斷。是環境髒亂、蚊蠅滋生、充滿惡臭?還是受困於職場的政治惡鬥中,被同儕逼著要選邊站?還是薪資條件不明確,加班沒有加班費,還常常超時工作?而且有一點很有趣的是,若是以身心所承受的壓力大小來決定勞動條件的好壞,那麼鉅額的獎金其實是非常糟糕的薪資條件,因為鉅額的獎金會帶給我們極大的壓力,而這個壓力會大到讓我們失常,在原來工作上無法表現正常。所以為了避免勞方把心思都放在鉅額獎金上,害怕自己失去即將得到的東西,而導致錯誤狀況百出,公司的獎金實在不宜訂太高。(笑)

   

但是我們可以借此反省自身是否處在這樣的困境當中?我們是否常常提不起勁去上班?工作中找不到熱情?想嗆聲同事?咒罵老闆?抱怨客戶?覺得自己的薪資條件太差?負責的事情太多?怪東怪西、怪天怪地,怪完全世界後,隔天一樣拿起包包去上班?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抱怨完還是一樣去上班,去忍受同事間的勾心鬥角,去接受老闆無理無情又無預警的命令。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好死不如賴活著。

   

環境並沒有差到無法忍受,造成我們面臨立即性的危險。目前所發生的鳥事,都還在容許值的範圍裏頭。同事再怎麼難相處、老闆再怎麼難搞、客戶要求再怎麼過份,最多也是只是罵一罵、念一念,並不會對我們人身安全造成太大的威脅。在這情況下,要注意溫水煮青蛙的效應,容許值會因為自身所累積的經驗而升高。

   

如果剛進一家公司,到職第一天就發現老闆的態度跟以前所遇過的老闆,差異過大,無法相處,不僅會訐譙你、問候你媽媽、請出你家祖宗十八代,還不時手握拳頭,一副要揍人的樣子。第二天我們就不會再進這家公司。如果是漸進式的,第一個月念你、三個月後酸你、六個月後講話刺你、一年後罵你、二年後開始吼你、三年後丟你的報告、四年後翻你的桌子;這樣的情況下,你會在第幾年提出辭呈。當然,我們也都會安慰自己,剛好老闆那天心情不好、最近有同行搶單所以壓力大、銀行說好的金援一直沒下來所以暴走。甚至說"那還不足以成為壓跨我信念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沒到達我FIRE他的臨界點"、"反正外面也找不到更好的了",我們會不時的以這樣子的理由,為老闆開脫,來讓自己好過一點。然而在這麼做的當下,也使得我們的容許值一而再的往上升。直到最後與其連一份工作都沒有,還不如現有的這份將就點做。

   

二、我們都搭載自動損失趨避的功能。

   

我們會盡量的去避免損失,因為損失一個我們已擁有的東西,所造成的痛苦,會大於當初獲得時的幸福。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離職潮都是在三月,因為大家都怕去年一整年的辛苦白費,所以要領到年終獎金才肯走。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就算覺得自己一定可以做的比現在的老闆更好,仍然不會出來當老闆。因為會害怕失去現有的收入,還要支出原有的積蓄,這對我們的心靈來說是雙重的打擊。這時要是再聽到一則充滿警示的壞消息,不管是真的假的、道聽塗說的還是憑空想像的,我們的身心反應會比聽到好消息要來的強烈許多。這是人類演化的過程,為了讓自己在看到小小的危險徵兆時就能及時自救,轉身逃走,並且忘記一切可能帶來的快樂與希望,直到我們再次感到安全為止。這是必然的,當「希望」必須站出來對抗「恐懼」時,最後獲勝的,多半是恐懼。早期人類必需在無盡的森林裏探險找尋食物時,大腦就賦與我們的能力,雖然現在環境已不早像遠古時代那樣危機四伏,但是設定還是編寫在我們的基因裏頭。

「想像力是你的超能力」,我們想像中的不幸,造成了現實的不幸。結果,意志消沉是我們為自己的想像力所付出的代價。

所以不管早上老闆再怎麼機車、客戶再怎麼無理,我們還是不會輕易的離開現在的工作崗位,就算動了這個念頭,中午去吃飯時,聽到新聞報導現在失業率高、大環境不好、薪資條件倒退好幾年,就會把早上受的怨氣,連同淡到無味米粒,一起吞到肚子裏去。直到下次領薪領獎金,再次感到安全為止,開始想"該做點什麼、投資點什麼"時,又被台幣眨值、人才出走、大陸恫嚇的壞消息影響,打消了念頭。就這麼週而復始、不斷循環的想下去…。

   

結論是,試著去檢視你目前自身的工作環境,你是否身陷同樣的困境之中。覺得你的工作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想離開又不敢走出去、想放棄又捨不得。那麼你應該是被上述這兩個自動防衛系統給綁住了。這時候就要想辦法改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 的頭像
Peter

記帳記錄決策行為

Pe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